北境大营。

    连战连捷让北方军的物资充裕了起来,以往破旧的帐篷此刻已经换上了新装,外表变得洁白一新,里面陈列着黄金器皿和名贵油画。炭盆的火焰将屋内烘烤得暖和无比,每个领主手里都握着一只镶嵌着珠宝的酒杯。场面宛如皇宫中的聚会和晚宴。但是和皇宫贵族不同,北境各领主都没有骄奢淫逸的习惯,只是现在,将来没有人敢保证。

    圆桌中央摆着一张巨大的基斯里夫地图。罗德只是皱眉,战事发展至今,看似北境联军连战连捷,然而,这都是一些小战役,消灭的,不过是卡特琳娜手下的一些先锋军、杂牌军。真正的主力基斯里夫正规兵团、射击军,还没被消灭。而且,据可靠消息称,冰雪女王在南方聚集了一支规模巨大的军团。这支军团的规模将是前所未有的。可能是北境联军的两倍到三倍之众。罗德的担心源自于此,而更令他担心的,还有丹尼斯的现状。

    北方军每一次胜利,丹尼斯的处境就危险一分。这就像一把双刃剑,无论你如何把握,都无法做到完美。

    营帐外传来了一阵轻松愉悦的口哨声,众人转头望去,一个个头只有小孩子身高的侏儒映入眼帘。

    “阿尔维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黑锤堡管理城堡”

    “啊,我是应该在黑锤堡,本应该在黑锤堡。但是,你每天往后方运送那么多俘虏,我实在管不过来啊。”

    阿尔维斯眨了眨眼。罗德顿时知道这小矮子来这里的目的。有些事已经超过了他的权限范围。所以不得不到前线当面商议。

    “管不过来,一群俘虏而已。”

    伯特纳领主不屑的说到。

    “你见过成千上万的俘虏被赶到后方而且还不能打骂,每天要供吃供喝。噢,这到底谁才是谁的俘虏”

    阿尔维斯立即反讥到,伯特纳纵然不屑于这个小侏儒,却一时哑口无言。

    “北境之王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源源不断的打胜仗,让我如何安顿这成千上万的外来者”

    阿尔维斯说着,径直走到椅子前,爬了上去,和几位北境领主平起平坐。众人看到罗德并未吱声,便只能默许。谁都知道这个小侏儒和罗德的关系,那可是一对老铁。

    “这幅盔甲不错。”

    罗德指着阿尔维斯的胸甲,故意岔开话题。

    “那是当然。前线可是十分危险的,我得自保为先嘛。”

    阿尔维斯眼珠子转了转,给自己倒起了酒水。

    “俘虏的事可以让他们成为农夫,北境有大片的土地没人耕种”

    诺斯卡团长塞尔塔的话打破了沉默。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维斯打断了

    “将土地免费赠与这些士兵耕种吗那么,原住民们会怎么想他们来攻打我们,杀死了我们的丈夫和孩子,现在,放下武器却获得免费的土地何况,这些人里面有的还不是农夫,他们连怎么种地都不知道。鬼知道这些人离开了牢笼会往哪里去,说不定继续返回南方,回到他们的家乡去。来年,成为我们新的敌人”

    “那么,发配到长城呢我们不是正在筹划着重修长城,正好没有人手。”

    狄盖尔领主眯着眼睛提议到。

    “好主意。但是,这和养一支军队有什么区别我在大后方主持经济建设,为你们战争物资和粮草,数万人的大军,已经将北境拖得疲惫不堪。现在,一支由战俘组成的部队又要北上,重修长城,那么,我是不是又要抽调一部分运输队的人北上运送粮食和物资给这些战俘工人们要知道,长城那一带的土地早已荒废,总不能让俘虏们吃草吧”

    阿尔维斯挑眉说到。

    说完,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若无其事的望着在场众人。

    “别这样看

    着我,你们都是英雄,你们在前线厮杀,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国家的人民而战。为他们流血牺牲。而我,不会打仗。承蒙北境之王罗德领主的厚爱,我成为了管事的人。抱歉,我只是将一些棘手的事情客观的告诉诸位。”

    众人沉默了,唯有罗德听出这其中的韵味。阿尔维斯并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他是来向自己要更多的权力来了。要求处置权这种事不是纸上信件来回就可以解决的,所以,他亲自来了。当面要求。毕竟,北境不是罗德一个人的,众领主只是向他效忠,听从他的领导。但是具体的事宜,还是需要众人同意才能奏效。

    “阿尔维斯,我知道你有办法。你是黑锤堡的总管。我不在的时候,你负责帮我管理好城堡大大小小的事务。我知道,这点事情对于你来说,不是问题。”

    罗德盯着阿尔维斯。那目光只有他们两人才能领会。

    阿尔维斯笑了笑,“但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我还是必须向诸位通报一声。”

    “告诉我们,你的想法。”

    吉格尔领主一脸平静的说到。

    “好吧,让我细细说来。”

    阿尔维斯说着,小眼珠子扫过人群

    “俘虏的问题尤为严重,因为你们要求保证俘虏的健康和生命,所以,任其腐烂死去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如此多的男人挤在一起每天白吃白喝也不是办法。他们的性别注定他们连妓院都去不成。而各地的平民都在看着,看我们怎么处理这些战俘,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来自基斯里夫南方的士兵都是有罪之人,他们加入南方军,不管有没有杀人,在北境人民看来,都是刽子手。所以,按照一般难民的处置办法去处置这些人,肯定是不行的。”

    “我的想法是,将他们分流开来,一部分发配到各地矿场,接受苦役,为期一年到数年不等,表现好可以提前释放,让他们自己选择,是在北境定居,还是回到家乡。几年的时间,我想这场战争早已结束。另外,一部分当做奴隶,贩卖到海外,减轻每日的粮食消耗。还有一部分发配到厄仑格拉德。那座城市如今算是百废待兴,许多工坊都需要人手,港口码头也需要工人。这些战俘都属于壮丁,是不错的劳动力。”

    阿尔维斯说到一半就被罗德打断了。

    “第一条建议和第三条建议都不错。但是,第二条建议我不认同。”

    罗德直起身子,双手靠在桌前。

    “当做奴隶贩卖如果是这样,今后还有谁愿意丢下武器投降谁都知道,被当做奴隶卖到海外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有生之年几乎不可能活着回来。奴隶的生活就是失去自由的生活,生活条件之艰苦没两年就会要了人的命。如果是这样,不如在战场上就杀了他们。”

    “另外,基斯里夫人不贩卖基斯里夫人,南方各地现在已经出现一股热潮,平民们称我们为解放者。若是我们将俘虏当做奴隶卖掉,那么,解放者的名义何来如果我们将俘虏卖给其他国家的奴隶主,那么,我们和掠夺者有什么区别”

    罗德严肃的说到。

    阿尔维斯抿了抿嘴,这一番话让他摸清了罗德的底线。也知道自己接下来工作中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手机用户请浏览『四四♂书÷库→M.44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