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疯魔厨神最新章节!

    生面孔男子挨坐在仓燕山身旁,看着生意火热的大酒缸,微微点头笑道:“有点意思啊老仓?

    听说过同行相轻的,也见过同行互重的,可像周栋这样做生意做到对面的竞争者帮着做菜的可是头回听说。

    不是说范家跟他斗上了,这老熊沟五兄弟是专程要来搅黄他的生意麽?我怎么看着反倒有点共襄盛举的意思了?”

    正说着话,吴蓉蓉端了盘玉色晶莹的糕过来,笑着放在桌上道:“这是猪油桂花糕,我们馆子里奉送的,两位先垫垫肚子。”

    “不错的糕啊,手艺一流......哎,你先等等小姑娘,这糕可是个功夫活儿,论成本不比酱牛肉低多少,你们就这样白白送人,主厨可够财大气粗的啊?”

    吴蓉蓉得意的一笑:“这是对面老酒馆五掌柜的手艺。”

    “又是对面?敢情这对面的老酒馆成你们分店了是吧?”

    男子哭笑不得,他也是勤行有名有姓的人物,进了体系后,更算得上是勤行中的‘大内高手’,可还没听说过像对面老酒馆这么干的,怎么说也是竞争关系,这得算‘资敌’吧?

    “嗯,对面的五掌柜这些天可没少了来我们这里向周主厨请教猪油桂花糕的做法,然后就回去不停地做,据说是做的实在天多,卖不完,所以就送给我们了。

    我们周主厨说了,既然是人家送的东西,我们也不能卖给客人,所以我们也送。

    哎,也不知道对面五掌柜的什么时候才肯停手,我们这里的猪油桂花糕都快泛滥了。”

    想起燕项那对滴溜溜的桃花眼就不怎么喜欢,吴蓉蓉长叹一声:“好烦,太烦了,这些天我都担心大酒缸会变成点心铺子......”

    生面孔男子都听傻了,就这等品流的桂花糕,在京都的茶馆里最少都得要五十元一份!结果人家白送,她还嫌烦了?我这个暴脾气啊......

    仓燕山一向不苟言笑,如今却是笑得都不行了,吴蓉蓉走后便道:“老凌,我早就说过了嘛,周老弟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物,而且他今年二十岁刚出头,还是青春正盛,日后肯定会前途无量。

    那个新出的‘勤行兵器谱’又不是他排的,只是百家后人不甘沉默捣鼓出来的玩意儿,你说你跟人家周老弟较个什么劲?

    非得跟我唱对台戏的,万一耽误了上面的事情,这雷可得你来扛!”

    “哼!”

    不提这‘勤行兵器谱’还好,提起这件事凌姓男子就是一阵怒火中烧,气呼呼地白了仓燕山一眼:“当我像你这么没出息呢?一顿酒没喝过人家,就送了人家个‘酒神’的位份?

    你的斗志呢?我认识的那个仓燕山呢!

    我凌镇风好歹也在勤行混了这么些年,虽说只是强于一技,但在我这手看家绝技上,却还没有遇到过对手!

    凭什么我才排个第九,他却排第八?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反倒站在了我的头上,这事要是被那些老朋友们知道,我凌镇风还有脸麽?”

    “呵呵,所以你就跟我为难?

    还口口声声说是老朋友呢,你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麽?”

    仓燕山有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你不来这里还好,恐怕这趟一走,那可就更加的没脸了......”

    “老仓,我的为人你知道,既然是你仓燕山已经决定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与你故意为难?”

    凌镇风嘿嘿一笑:“这不是听你把他夸上了天,我又是职责所在,所以才跟来实地考察的麽?

    所谓一人为私、二人为公,咱们对待公家的事情,怎么谨慎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你也知道我师傅在勤行是何等地位,当年可是他推荐我任了这个职务,我总是要小心谨慎的做事,可不是要为难你。

    你也别这么看着我,我跟那小子也没有仇恨,犯不上故意为难他,不过既然他排名在我之上,我来摸摸他的深浅,这可不算过分吧?”

    两人说话间酒菜送上,除了那盘赠送的猪油桂花糕,分别还有花生米、茴香豆、酱牛肉、地锅鸡四个冷热菜。

    地锅鸡是周爱国做的,那日几个学生跟着周栋学做油酥火烧,最后胜出的正是非洲小王子,得以跟随周栋学做热菜。

    这份地锅鸡能够上桌待客,也是在周栋开启专精级尝味技能的情况下得到了较高评价,虽然远远比不上周栋这个老师亲自出手,在楚都的地锅鸡中也算是拔尖的了。

    “牛语者的酱牛肉倒是配得上他的名气,

    不过传闻这道菜是‘神丐食不语’石前辈所传,也不知道真假,如果是真的,恐怕还是受到了他的天赋限制......”

    凌镇风微微摇头,有些感慨牛语者天赋不足,浪费了神丐传艺的机缘,看看桌上的地锅鸡感觉新鲜,就夹了片锅贴饼来吃,边吃边评点道:“刚才那姑娘说这是周栋的学生所做?

    不简单啊......虽然还透着功力有些不足,却是个天赋绝佳的学生,这样的还只是做学生,不肯收为弟子麽,岂不是暴殄天物?

    可惜没有周栋的手艺,明天我可就得回京都了,今天要是吃不到他做的东西,我可没办法评点啊?

    老仓,咱们这件事毕竟事关国·体,我看还是慎重些的好,你跟他不是老朋友了麽,能否让他为咱们专门下次厨啊?”

    说到底他还是惦记着周栋这个‘神化手’在勤行兵器榜上压了他一头,如果吃不到周栋的手艺是不甘心的。

    仓燕山无奈扶额:“老凌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麽?

    我们要用的是他的酒,又不是请他去国·宴上做大厨?”

    凌镇风抬头看了看他:“哦,敢情你不是要让他去做大厨?”

    “你这不废话麽,从一开始我也只是说要用他的酒!

    周老弟虽然厨艺惊人,却从没显露过他在淮·扬菜系上的功力,我又不傻,会在这样重要的宴会上冒险?我还想不想干了。再说大厨不是你麽?”

    “哦,你还知道大厨是我啊,那按照规矩,二厨是谁来定啊?”

    “你怎么还没喝就醉了,当然是你这位‘五湖鱼王’来定了!”

    “五湖鱼王?这个名头不错啊,有气势!”

    正坐在旁边观察生活的龙大神自打见到仓燕山就竖着耳朵呢,忽然听到五湖鱼王这个名号,顿时就是精神一震,知道是戏肉来了!

    “这不就结了?我是大厨,就连二厨用谁都得是我来拍板!

    按照以往的规矩,你要往上报宴会所用的酒种,那就应该先问过我和二厨的意见才是,你可倒好,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报上去了?”

    凌镇风越说越气:“老仓,我可是憋了一路了,就想问问你是跟谁学了这手‘先斩后奏’的损招?

    现在倒好,你已经报给了上面,我要是反对就坏了咱们多年的交情,可我都没尝过他的酒,如果直接点头同意,我就是失职!

    你这不是让我为难麽?”

    仓燕山本就理亏,闻言只得笑道:“行了行了......我的凌鱼王,这酒如今就摆在你的面前,你要尝现在也不晚嘛,来来来,我替你满上,这总成了吧?”

    “现在怎么就不晚了,你都......嗯?”

    凌镇风低头一看,顿时大怒:“这什么酒,连半点酒香都没有?

    老仓,你该不会是跟这小子联手消遣我的吧?

    你自己不想干了可别拖我下水,我还想继续干呢!”

    “喝酒,少哔哔。”

    仓燕山也恼了,我老仓是这种人麽?直接端起酒杯就塞到了他的嘴边。

    “我......呃......嗯?”

    凌镇风号称‘五湖鱼王’,在淡水鱼上的手艺自然是傲视华夏,品鉴美酒自然没有仓燕山专业,可周栋的将相和就算普通客人都能喝出好来,更何况是他这个国·宴主厨,勤行的大人物?

    一把抢过杯子,仓燕山滋滋有声地品起酒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下巴上流的一撮‘文艺胡’都跟着抖动个不停。

    仓燕山看得肚里暗笑,这个老朋友他是最熟悉不过的,眼睛一眯就说明这位鱼王是喝美了,这会儿估计要是有人说周栋的酒不能用,他能跟人拼命!

    “如何啊?”

    仓燕山看得也犯了酒瘾,拿过属于自己的两个酒角子,就要对着吹,

    以他的酒量别说两角酒,就是二十角酒也就是漱漱口而已,倒杯子里多麻烦。

    两只大手忽从对面伸出,死死按住了这两个酒角子。

    凌镇风瞪眼道:“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喝酒了。”

    仓燕山不无遗憾地道:“这里有规矩,每人每天限量两角酒,而且这将相和跟三碗不过冈还只能选择一种,本来按我跟周老弟的交情倒是可以破例的,可到现在也没见到他,估计他是没来......

    老凌你倒是松手啊,这两角酒是我的,你按着做什么?”

    “还有三碗不过冈?”

    凌镇风目光转动一下,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两只手却按得更紧了:“像你这种‘酒缸’喝什么酒都是糟蹋,再说你不是都喝过了麽?又跟那小子有交情,什么时候来喝不成?

    我明天可还得回京都呢。

    就这么定了,今天这四角酒都是我的!”

    啥?仓燕山一听就乐了,什么就定了,我答应你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四四♂书÷库→M.44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