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书库 > 玄幻356bet体育赌场_356bet备用网址_356bet体育在线亚洲 > 打造超玄幻 > 《打造超玄幻》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本公子没见过什么“临”字阵言
    ,最快更新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

    山巅,风啸。

    吹起白衫。

    陆番端坐千刃椅,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搭在轮椅护手上轻点着。

    在他的身边,齐六甲捏出的泥人老者有几分骇然。

    这是齐六甲的泥人分身,夹杂着一缕元神之力,但是单单论实力,已然不弱,毕竟涉及到了元神,可却险些被陆番的气机给震碎。

    “你等我很久了?”

    陆番看着老者,道。

    而此时此刻,老者竟是感觉陆番平静的气息下,蕴含着极其可怕的压迫。

    哪怕是他的一缕元神,仿佛都要被压爆,无法保持泥身的稳固。

    这少年……怎的这么可怕?!

    仿佛在面对瀚海的风暴一般,让他心中忍不住颤抖。

    是这少年在特意针对他?

    老者心头想到,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少年并没有特意的释放自身的威压,这完全是因为少年身上泄露出来的灵识波动。

    单单灵识波动,竟是压的他元神之力都有些喘不过气?

    这灵识……该有多强?!

    “没……”

    老者开口。

    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陆番。

    他本该如愿以偿的发出邀请,让眼前这少年,加入六甲阵宗,收做他徒。

    因为,他看好陆番,觉得陆番身上有古之大帝的血脉。

    可是,他莫名觉得自己开不了口,像是如鲠在喉似的。

    “哦。”

    陆番微微颔首。

    “既然如此,那你在本公子闭关的时候,多次叩门……是打算让本公子走火入魔?”

    陆番侧首,道。

    老者嘴角不由一抽。

    他什么时候叩门了?

    明明都被你的阵法给拦在了外面,他连本源空间都进不了。

    他堂堂六甲阵宗的宗主,居然被人利用阵法拦在了门外,这……很丢人的啊。

    陆番眯起了眼,眼眸中有危险的气息。

    他这人脾气很好。

    可是……脾气好不代表着别人可以在他面前为所欲为。

    想要让他走火入魔的人,这样的人,可不是好脾气就能原谅的。

    似乎感应到了陆番面容上闪过的危险气机。

    齐六甲泥人捏出的身形流露出了肃然之色。

    “本座乃六甲阵宗宗主……”

    齐六甲没有隐瞒,直接将自己的名头道出。

    他得将陆番放在同一个层次来看了。

    此子,有些可怕,不仅仅能够以弱本源,融合强本源,甚至还能够将古之大帝的传承,“临”字阵言给激活,这可是难能可贵的本领。

    “哦?六甲阵宗?”

    陆番眉宇一挑,那巨人身后的阵法宗派么?

    所以,对方是来找茬的?

    陆番再度眯起眼,眼眸中闪过危险的气息。

    先搞事的是巨人,是巨人打算破覆天阵,使得五凰陷于危险之境,所以,这一切都是巨人咎由自取。

    “我陆平安,不搞事……并不代表怕事。”

    陆番平静道。

    话语落下,万千银刃绽放,使得陆番在这一刹那,仿佛化作了一尊银轮。

    泥人老者终于承受不住,顿时泥身炸裂。

    一缕元神之力漂浮,犹如实质人身。

    老者有些无奈。

    他错估了陆番的实力,以为陆番大多也只能是一位分神境。

    所以,现在的遭遇,也有些无奈。

    “你的门徒,欺我,辱我,欲要毁我世界,咎由自取。”

    陆番平静道。

    老者微微颔首:“此事,是老夫教徒无方……”

    陆番眯眼:“听你那门徒所说,是你派遣他来的。”

    齐六甲倒是也坦然,没有否认。

    “贫道与高武佛界那佛陀有因果纠缠,此次,也算是了结因果。”

    齐六甲道,显然,他与那高武佛界的佛僧,关系并没有太好。

    陆番闻言,点了点头。

    至于那巨人和老者的关系,似乎……也并不像陆番想象中那般融洽。

    两人之间便陷入了沉默,相继无言。

    许久之后,陆番才是开口:“你方才说,高武世界有高低之分,划分严苛比中武更甚?”

    齐六甲一怔。

    尔后,颔首回答:“对,高武划分,分为衍九至衍一,至于强弱,则是按本源来划分。”

    齐六甲道:“本源是一个世界生灵强弱的体现,但是,到了高武层次,本源的强弱则是看所衍化的大道数量……”

    “嗯?”

    倚靠在千刃椅上,静静聆听着的陆番,眉宇不由一挑。

    “衍化的大道数量?”

    他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意思。

    齐六甲的一缕元神微笑,似乎对陆番流露出疑惑之色很满意。

    他盘膝漂浮在空中,思忱了半响,道:“中武需要做的是本源的积累,百万年,千万年,诞生出诸多强者后,会使得中武的本源逐渐推进到至强中武本源。”

    “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而到了高武,则是就不单单是简单的积累,更是需要衍化大道……”

    “你应该知道序列道意吧?”

    ”序列道意,其实就是大道雏形。”

    “大道三千……按照衍化的大道数量,将高武世界分级,分衍九至衍一。”

    齐六甲道。

    他似乎对于高武的事情,了解的很透彻。

    他也有意给陆番解释这些东西。

    看着陆番,他的面容有些深邃。

    “你很疯狂,很大胆,竟是想要打造出一个高武世界,疯狂到以弱本源,融合强本源,现在看来,你似乎快要成功了。”

    齐六甲看着陆番。

    陆番不置可否,实际上,他已经成功了。

    融合了三块至强高武本源,五凰本源,已经有资格冲击高武层次。

    就像是火箭,就差点火,就可以冲出大气层。

    五凰差的,就是陆番的一把推进,让本源旋转起来。

    “但是,你莫要高兴的太早……”

    “中武成高武,逆天而行,困难重重,不仅仅会有规则之力的阻隔,更有那些高武世界强者的窥探,新生的高武本源,特别是虚无天的新生高武本源……乃是大造化。”

    “而且,一旦成高武,失去世界保护之力,高武世界的大能就能肆无忌惮的降临夺造化,那才是真正的灾劫。”

    齐六甲道。

    陆番微微颔首,齐六甲的话,倒是让他明白了不少关于高武的秘辛。

    现在看来,成高武,确实存在不小的隐患。

    比如,高武佛界的那佛僧就曾有过威胁。

    陆番蹙眉,他觉得必须要重视这个问题了。

    “所以,你来就是为了给本公子提醒这些的?”

    陆番道。

    齐六甲的元神一怔。

    尔后,面色古怪的作揖。

    “阁下从在下门徒手中得到的那阵言,乃是本门重物,请阁下……”

    齐六甲道。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

    陆番就面色一肃,道:“莫要胡说,本公子没见过什么‘临’字阵言。”

    齐六甲:“……”

    他说是临字了?

    这就是不打算还了?

    齐六甲倒也没有出乎意料,毕竟,在他的感应中,陆番似乎……激活了阵言。

    那可是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公子勿急,既然公子激活了阵言,而且也不打算还阵言,那在下便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公子能够加入我六甲阵宗……做长老。”

    齐六甲嘴角抽了抽道。

    一开始,他是抱着收徒的目的来的啊。

    可是,他发现,想要收眼前这少年为徒,好像……有点难。

    那便退而求其次,招做长老吧。

    然而。

    陆番没有回答他,反而古怪的看着他。

    看的齐六甲的元神不住的颤抖。

    “阁下,难不成还看中贫道的宗主之位?”

    齐六甲不可置信道。

    陆番无语的摆了摆手。

    “什么宗主,什么长老……没兴趣。”

    “若是无其他事,那便离去吧。”

    陆番道。

    齐六甲无言。

    拒绝的……好干脆。

    不过,齐六甲仍旧是凝眸。

    “阁下,贫道有个不情之请,可否看一眼激活的‘临’字阵言?”

    齐六甲希冀的问道。

    陆番闻言一阵迟疑。

    “你莫要胡说……本公子没见过什么‘临’字阵言。”

    齐六甲:“……”

    差不多可以了。

    死不赖账就没意思了,他齐六甲也没有打算要追回的意思。

    似乎感应到齐六甲的目光。

    陆番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反正齐六甲也打不过他,所以,暴露就暴露吧。

    谁让他陆平安脾气好。

    看看就好,若是齐六甲开抢,陆番也不介意……

    弄死他。

    嗡……

    陆番心神一动。

    强横的灵识波动扩散开来,整个天穹似乎都在微微色变。

    他的手掌心中。

    “临”字阵言浮现而出。

    齐六甲的一缕元神盯着这“临”字阵言,身躯在簌簌抖动。

    此时此刻,这阵言,在他眼中放光!

    轰!

    仿佛山河倒转,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时光飞速流逝,犹如时间长河在洗礼!

    齐六甲只感觉自己伫立在虚无中,在陆番的身后,看到了一道盘坐的身影。

    那魁梧的身影,犹如端坐在整个天地之间似的。

    魁梧的身影,目光深邃,一眼,似无尽黑洞,将齐六甲的心神都给吞噬。

    “古……古之大帝?!”

    齐六甲的一缕元神骤然爆碎。

    轰!

    金身大陆山巅,一切再度恢复了平静。

    陆番散去了临字阵言,安静的靠着千刃椅,欣赏着风景。

    颇有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他没有再理会齐六甲。

    此人……善恶难分,似乎对五凰没有太大的恶意,甚至还布阵帮助五凰抵挡了不少流浪者。

    所以,陆番也没有理会齐六甲的目的。

    此刻,他的注意力反而是落在了那些恢弘而至的高武世界圣子圣女身上。

    死去的天龙圣子,陆番倒是没有太在意。

    一个连道意都没参悟的分神……

    死了,很奇怪?

    仙人遗迹中那些家伙们修行了十载,不少人都参悟了道意,陆番感觉……他的道意,都快要融合突破三等序列层次了。

    至于这些新降临的圣子圣女。

    正好可以给五凰的修行人带来些压力。

    按照陆番的话来说。

    那便是……如付天罗那般,做纯粹的工具人。

    ……

    虚无。

    冰冷而死寂的大陆上。

    仿佛干枯死尸端坐在其上的齐六甲,猛地抖动,簌簌抖落尘埃。

    他抬起头,空洞的眼眸带着几分惊骇望向了金身大陆。

    下一刻,仿佛有些涕零模样。

    “贫道仿佛望穿了万古……”

    “当真是激活了阵言。”

    “虚……虚无天的缘……到了!”

    老者涕零感慨。

    许久后,深邃的眼眸,越发的凝实。

    或许,这个世界,亦或者说……是陆番,他必须要保一保了。

    哪怕……

    与高武的那些大能开战,也在所不惜。

    ……

    聂长卿盘坐在血色战场之上。

    肃杀的风,萧瑟的吹拂着。

    遥望着远方,可以看到那虚无的尽头,有大恐怖出现。

    “天龙圣子不过是衍九级高武世界圣子……”

    “虽然不知道衍九级是何等层次的高武世界,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齐至的圣子圣女,绝对比天龙圣子要强!”

    聂长卿深吸一口气。

    他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

    难怪繁荣昌盛的上古修行时代竟然会被覆灭。

    原来……天外邪魔如此之强横!

    可是,为何偏偏,欺我五凰?

    听这些人的话语,这些高武世界的圣子圣女背后,还有大能撑腰。

    或许,这些大能所带来的压力,便是由公子顶住的吧。

    难怪公子那么累。

    聂长卿目光中闪烁着磅礴战意。

    他从血色战场上伫立而起。

    斩龙徐徐漂浮,被他握住了刀把,遥指遥远处的那些伫立战船,猛禽的圣子圣女们。

    面容上满是挑衅和战意。

    公子挡住了高武世界的大能。

    那这些圣子圣女的喽啰,就交给他们吧!

    ……

    “嗯?天龙圣子死了?”

    “被那土着斩杀?”

    万千光华流转间,一艘青铜战船上,有轻微脚步声响彻,数道身影伫立其上。

    一位身穿金色华服的青年背负着手伫立,头束金冠,目光如炬,璀璨而夺目。

    “九龙小世界毕竟是衍九级世界,依靠上古龙族的稀薄血脉成的高武……天龙圣子虽然为圣地圣子,但是连道意都不曾参悟,只能靠杀杀流浪者逞逞威风,这一次栽了,倒也不足为奇。”

    “在虚无天中……能够冲击高武,这样的世界,必定有妖孽。”

    青年笑道。

    青铜战船上,不少气息雄浑之人,似是这青年的从属,皆是流露出笑意,恭维着道。

    远处,有黑白仙鹤,这是一只灵兽,实力和气息极强,竟是达到了中阶分神层次。

    单单仙鹤的实力,就碾压了不少流浪者。

    在仙鹤背上,有一男一女端坐,宛若金童玉女,两者模样竟是有几分相似。

    在另一边,则有一头猛禽,凶戾无比,展翅,就达数百里。

    在猛禽背部,则有三人盘膝而坐。

    有一魁梧大汉,浑身肌肤呈古铜色,端坐其上,闭目养神。

    除了这些人,还有诸多的精气神都极其雄厚的强者。

    这些赶赴而来的生灵,便是被号召而来的高武圣子圣女们。

    周围的流浪者禀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高武的圣子圣女们,他们可不敢得罪,一旦得罪,身为流浪者的他们,怕是必死无疑。

    每一位圣子圣女背后,可都站着一个高武世界!

    不少流浪者暗自咋舌,果然……一个新生的高武本源,的确是大造化,竟然吸引了这么多的圣子圣女降临。

    当真是不可思议。

    果然,虽然五凰大陆的土着,强势屠龙,斩杀了天龙圣子。

    可是……

    天龙圣子只不过是大劫的起始罢了!

    面对这么多的圣子圣女们,这个世界……终将覆灭!

    许多人流浪者黯然神伤。

    如此多的圣子圣女,他们怕是连喝口汤的机会都没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缘被夺。

    没办法,身为流浪者,早就要习惯这一切。

    “那土着……似乎在向我们挥刀?”

    “他是在挑衅我们么?”

    青铜战船上的青年,目光如炬,仿佛有璀璨光芒掠过虚无,道。

    不少人闭目养神的圣子圣女们闻言,纷纷睁眼。

    犀利的光华,极强的压迫释放。

    整片黑暗,似乎一下子在这些圣子圣女的目光下,如骄阳照射般夺目亮眼。

    “他杀了天龙,天龙好歹是一方圣子,使得这土着气势如虹,并没有什么问题。”

    仙鹤背上的金童玉女几乎是同步开口。

    “小心些,此地阵法密布。”

    散发着玄奥光华的灵舟上,有一位圣子横眉冷对,道。

    轰!

    有人自是受不得聂长卿的挑衅。

    自虚无中横跨。

    却是激活了齐六甲所布置的杀阵。

    顿时,虚无中可怕的气机交错纵横,阵纹弥漫。

    “是六甲阵宗的齐六甲!”

    一位圣子狼狈退出,虽然狼狈,但是却安然,毫发无损。

    与诸多流浪者高下立判。

    许多人看向了灵舟中的那位穿着青色战甲的圣子。

    灵舟横渡,径直的冲入杀阵之内。

    无数阵纹冲霄而起。

    灵舟中,着青色战甲的圣子,徐徐抬手,他的手纤细,竟是如玉石般,似是女人的手。

    那玉石般的手,捉住了缠绕的阵纹。

    原本如远古凶兽般运转的杀阵,顿时戛然而止,轰然崩塌。

    齐六甲苍老的身形,也出现在了诸多圣子圣女的面前。

    灵舟上的圣子轻笑。

    “六甲阵宗的阵法,不过如此。”

    下一刻。

    诸多圣子圣女们,横跨虚无,拉近了距离,直逼五凰之外。

    齐六甲枯坐死寂大陆,垂首,没有任何的动作。

    诸多圣子圣女们也不去招惹,主要也是对他心存忌惮。

    轰轰轰!

    看着不断逼近的圣子圣女们。

    那交错纵横在五凰之外的可怕气机。

    让血色战场上的聂长卿,不由的眯起眼。

    好像,压力……有点大啊。

    ……

    金身大陆上。

    陆番看着那灵舟中的青甲男子手可摘阵纹,轻松破阵,让他眼睛不由一亮。

    “特殊体质么?”

    陆番若有所思,隐隐竟是有了些想法。

    身前灵压棋盘漂浮。

    “唔,遗迹内闭关十年,该出来透透气了。”

    陆番笑了笑。

    两指夹起一颗温润棋子。

    啪嗒。

    落在棋盘。

    五凰大陆。

    无垠瀚海。

    飞流直下的本源瀑布,戛然而止。

    下一刻……

    轰轰轰!

    瀚海之上,一圈圈恐怖的能量涟漪炸开。

    仿佛有一尊尊沉睡中的巨兽,苏醒。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

    手机用户请浏览『四四♂书÷库→M.44sh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